时光聚焦

【顺懂】狐狸情(狐妖×僧人)

童话君_Diahhan:

——而在下,是小师父您的狐狸相公啊。


平元十年起,懿州干旱洪水蝗灾交相,五年未绝。绕是懿州之前再繁荣也托不住这方苍生了。再加上南方起义此起彼伏,更是让摇摇欲坠的朝廷无力顾及懿州。平元十五年的春天,那可不是哀鸿遍野,而是途有饿殍,除了吃人的野狗没什么是旺盛的。
大概这苍生都只能自求多福——所以起先也有人到海龙山落发出家,但是到最后,海龙山方丈也无力维持,只好散了僧人到人间去做游方云水和尚。
这可愁煞了退院和尚。
退院和尚本是谁也不担心的,但是他一看名册,他最小的徒弟不懂也在,顿时忘了自己是出家人愁上心头。
不懂是十五年前退院和尚在湖州讲经时收的关门弟子。
李生去见退院和尚的时候说,他儿子没见过亲娘,身娇体弱,被他又当爹又当酿地拉扯到六岁,可当年有算命瞎子告诉他你儿子命有狐祸这世道太多花精狐魅行走可断断留不得……人间留不得?李生他没有办法也只好遍寻山门给自己儿子找个师父寄出方外。
正好退院和尚看这孩子有缘便留下了,断是当做不知道李生面容有光临续弦之喜了,毕竟他当年就是这么进的山门,自己的师父就是这么留下的自己。退院和尚因此便叫这孩子不懂,带回懿州海龙去,且是不把李生的话记在心上的,教他经文也教他四书,想着等李懂大些放他回俗世去。
但是不懂做沙弥的第五年,退院和尚的游方道士朋友来到海龙寺,看到不懂的第一眼便是叹气:“生的甚好,只是命硬,人间人不配与他,又有狐祸,出了家也是好的,可保一世顺遂。”
退院和尚这才信了。恰好不懂天资聪颖,便也断了送不懂回俗世的念头。退院和尚最欣赏的弟子早早撒手去了,一直盼望着能再有一个弟子继承自己的衣钵,执掌海龙寺。退院和尚想,兴许不懂就是这个人。
所以退院和尚万没想过不懂要自己回俗世去。
那夜退院和尚在佛前思索,想来这是因果,也就任不懂去吧。只是在不懂离开海龙寺之前,退院和尚再三叮嘱不懂不要和貌美女子产生瓜葛,也不要去管野物的生死。
不懂本就不懂与女子间的事儿,虽不知为何不能积善成德,但也为了让自己师父放心便应下来,自己下了山去。


其实不懂为什么要下山,自己也说不清,可能是佛祖与菩萨的指引,可能是不想拖累师父让师父难做,也可能是动了凡心……但是不懂最终没有还俗,还是做了云水僧,后一个,大概是不大可能了。
但是不懂下了山回头看了看山中掩映的庙群却恍然不知何处去……故乡湖州连绵战乱,寺里的僧人都被起义军掳了去当兵,是回不去了,不懂便向北去了。北方的堇州丹州虽然遥远,但是土地肥沃地广人稀,且有与故乡与懿州不同的风景,既然选择做云水僧人,不懂便要去看这世间。
只是不懂慢了些,走了三个月才出了懿州。因为不懂硬不下心肠,当失去孩子的母亲失去父亲的女儿求他超度时,他也只好坐下念经。三个月便枯瘦如西域苦行僧。
自出了懿州,便好些,化缘施主知他自懿州来要到北国去,都敬他三分。过了半个月,不懂便身体好了些。
说来也巧,一日不懂在一户化缘,还看到了曾经的师侄,师侄是武僧,原就比他大许多,现下已经还俗,回到俗世已经是人到中年的师侄做了长工,准备假以时日当兵去,说:“若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何要降此天灾?既超度是为了众生成佛,那杀人便是为了不杀。不如一同从军去,还他太平世,也不愧信众多年供养。”
不懂自与他道不同,默念阿弥陀佛,心下向佛祖许愿自会为他念经祈福,或许他平安,或去他杀生之罪。


继续北去。


人烟渐稀。


不过不懂不觉得苦,他在北方确是看到了不同的风光……还记得已经坐化的师叔少时行走人间是出了名的水墨丹青客,师叔在他还是沙弥时曾与师伯三天三夜长格喜好山水是不是六根未净贪恋美色……不懂回首,突生对师叔是悔意,师叔在他十岁时曾问他想不想修习水墨丹青却被不懂回绝。
现下想来,不懂却想倒流去当年与师叔修习单品,以留绘此时此景。山水或比人长久,但怕不是不知哪一日沧海桑田或是战火蔓延,这一切便是不在了。
然,不懂突觉自己这想法似是犯戒,便坐在树下开始念经。
而正在经念一半时,不懂就听到树林里有幼兽的哀鸣。
就算不懂不是皈依佛门的岁月超过半生的僧人,就算是寻常百姓,也听不得这种声音。
不懂起身去看,便在灌木里看到一只灰色的小狐狸,小狐狸的腿被兽夹夹住了——兽夹看起来许多年没有被猎户动过了,布满了锈迹。不懂怕小狐狸害怕他,便先抚摸小狐狸的头,施予小狐狸以水。然后才解开了小狐狸被兽夹固住的腿。
小狐狸没有跑,它看着不懂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所以不懂擦去自己手上被划破的伤口,抚摸它的头,撕开了自己包袱里最后一件衣服,为小狐狸包裹上。
“阿弥陀佛。”不懂说,然后就回头走了。
“等等!小师傅!”身后突然有个小童说。
不懂一回头,就看狐狸变成了一个灰色织锦衣裳的女童,女童跑过来,递给不懂一个卷轴。
不懂不怕,北方本就不属于世人,孔孟时只有肃慎人栖居,人妖同生,不懂没有害人,不心里是不虚的,“是送给小僧的吗?”
小狐狸笑着点点头。
不懂打开,却吃了一惊——里面是一条生辰八字,壬申年农历冬月初七,只不过题头的年号景裕却是九百年前那前前朝的文宗皇帝了。
不懂知道这是什么。
不懂还在湖州时虽然年幼,却也听过这是一种假借冥婚而来的南蛮骗术……不小心捡到八字帖的人如果掏不出赎身钱就要被拉去配冥婚。
不懂把八字帖塞回小狐狸的手里问:“小施主,贫僧不曾害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蒙骗贫僧呢!”
小狐狸眨眨眼,“你这南人!我凭白要舍去一条腿骗你!我是真心实意的在等一个有缘人来做我……等等小师父,我算算俗世里我要见你什么?婶儿……?不是……大概是姨父!”
不懂叹气,“可是,小施主,我是出家人。”
小狐狸摆摆手,“可是你能还俗啊!”
不懂急中生智,想起北国曾有一寺院是一师叔住持,“可是我要去永宁寺做执事辅佐……小施主不可强人所难。”
小狐狸想了想,把八字帖放回自己的琵琶袖,“那好吧,小师父……对不住了,不过相逢既是缘分,我能抱抱你吗?我没有娘,从小到大三百年,鲜有人抱我!”
不懂怎么忍心拒绝呢?
在俗世时,不懂没有娘亲,而且小狐狸眼睛巴巴地望着他……不懂叹气,背上背囊张开手说:“好吧,就抱一下。”
小狐狸一瘸一拐过来抱住不懂,然后说了后会有期就变回狐狸窜走了。


不懂自是也离开了。


啧,只能说命里有的终难逃,不懂还是太年轻。
不懂向东北又走了三个时辰,便到了日暮西沉。没办法,不懂找了找,就看到了一间庙,应是北方少民早年立下的四臂观音庙,虽然破了些,也能安身。
不懂喝了些水在观音座下做了晚课便睡了。
许是着凉了,睡梦中不懂觉得自己被狐狸娘子捉了去一座洞府成亲,只不过这狐狸娘子甚是奇怪,把盖头盖在不懂烧了戒疤的光头上……
不懂天还没隐隐发青就惊醒了。
醒来不懂没有害怕,只是想拿起自己的背囊……却发现……被打开了。里面其实没有什么东西。但是他撕掉的衣服不见了,他拎起来抖开,却掉落下了那个他明明还给小狐狸的……八字帖。
“小师傅,你明明是沙弥模样,却骗我家小鱼儿要去永宁寺做执事辅佐……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呢?”
声音的主人在上面。
不懂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红色牧民马装的少年蹲在寺庙的大梁上,他像是刚刚还俗的僧人,头发短而硬地支楞着,本来该有的红发带绑在额头上,长长地飘在脑后。他提起一边嘴角笑着,“我叫顾顺。”
“贫僧法号……”
“不重要。”梁上的顾顺收了笑意,像是野兽看着猎物那样打量不懂,然后抖开了手里不懂为了包扎小狐狸而撕掉的布衣……
于是,不懂小师父看到顾顺身后爬上来一个长着毛皮的幼兽,幼兽蹲在顾顺的肩膀上,舒展着它的三条尾巴。是只年幼的灰狐狸。
不懂撕下来的布条还在小狐狸的腿上。
“所以后会有期?”不懂恍然觉得自己是真的上当受骗了。
“这就是小鱼儿,你们已经认识了。”顾顺说,说完一双耳朵就上移到头顶化作狐狸那样,这下顾顺咧嘴笑了起来,尖尖的犬齿象征着他与众不同的部落图腾,“而在下,是小师父的狐狸相公啊。”


——不懂真是眼前一黑。


——————————第一回·完


突如其来的想法,因为微博上 @ 鱼洞洞洞洞洞 太太的一张图所以激情产出。
不过我要赶着给顺懂出的本子写文,就是lof上咕咚北大仓的合集《黎明》,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第二回。有没有第二回看各位的反响?
祝大家食用愉快,我好想写头号玩家AU哦……给我之前写的顺懂文《回旋》搞一个姐妹篇以出本。​​​

评论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