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聚焦

[顺懂] 关于做好我市修真者等级考试工作的通知

好好好好萌😏

冰霜哥布林:

放松一下,回归本性写段子……就很不正经,不要认真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关于做好我市修真者等级考试工作的通知




各县(区)修真者管理局、修炼飞升事务行政主管部门,市级有关部门: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告诉同学们,不准作弊。


蛟龙市修真者管理局局长 高云


2018年4月1日




李懂问:“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关联?”


陆琛往嘴里塞了颗糖:“我哪知道?”


“你又拿石头的糖。”


“他跟佟莉说吃了这个准能过。”


“这你也信,他都考了两次了,还没拿到金丹资格证。”


“那是他太倒霉了,两次考试都碰上徐宏监考,”陆琛说,“你别看徐老师一双纯洁的大眼睛,其实丫贼严格,石头两次都被他卡下去了。”


李懂想了想,“我听说佟莉是徐宏的徒弟。”


“嗬,”陆琛惊道,“敢情是对真爱的考验。”


考场铃当当当响了。广播里开始放“请考生有序进入考场”。拥挤的人群开始乱七八糟排队,李懂前面站了只狐獴,他没在意,结果没两分钟就变成了一群狐獴。


“诶你们咋插队呢!”陆琛喊。


狐獴齐刷刷地盯着他俩。


李懂被看得心里发毛,忙道:“算了算了。妖修千里迢迢过来不容易。”


然后又转头悄悄对陆琛说:“我们等会也要让人插队。”


说曹操曹操到,庄羽一头汗地赶来了,顺势插他俩中间。陆琛看他表情沮丧,问:“咋地了?”


庄羽哭丧着脸:“我刚听见了,今天负责器灵考试的是徐宏!”


庄羽是通讯器成精,特殊能力耳听八方,打探情报水准一流,陆琛特羡慕他这本事。


李懂安慰他:“没事,你又不追佟莉。”


庄羽:“???”


“负责人修考试的是谁?”


“人修太多了,咱俩不是一个考场,”陆琛说,“我那场是杨锐,嘿嘿。”


杨锐出了名的面黑心热,特体恤小朋友,一般能过的都给过了。


庄羽羡慕得要死。李懂心里惴惴不安:“我本来打听说是罗星——”


“罗星不是你同门师兄嘛!”陆琛惊道,“你这稳过啊懂儿!”


“但是昨天我们师门跳操,师兄非要我把剑拉横用,我没留神就一剑杠他脖子上了,”李懂说,“他现在应该在医院吧。”


“……………………”


“不是,你们不是号称后羿传人专门练弓的吗,怎么还舞上短兵器了?”


“师父说出门在外不能只会一套功夫,万一遭人近身了怎么办?”李懂说,“而且现在这箭术还真不如打手枪。”


“不如啥?”


李懂一本正经:“打手枪啊。”


陆琛:“……”


庄羽:“你小点声。”


李懂:“打手枪是有什么典故?”


陆琛严肃道:“没有,就是打手枪。好人一生平安。”


李懂:“???”




进场之后有人分流考生。李懂背了张弓,踱到人修金丹期3号考场,问门口的工作人员:“劳驾,这位道友,今天负责的考官是谁啊?”


工作人员甩了甩狐狸尾巴,笑眯眯说:“本来是罗星罗道长,不过道长身体抱恙,修真局就另外请了一位才闭关出来的妖修负责。”


“妖修?妖修能负责人修的考试?”


“他修炼成精好多年了,考察你们容易得很。”


李懂再问,狐狸精就不肯说了。他只好先进考场。


第一场考文化。那传说中的妖修没来,狐狸精在上面监考。


李懂把什么乾坤八卦奇门遁甲修真界文化常识背得滚瓜烂熟,此时信手拈来。


考完之后就是实战。主要任务是揍考官,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被考官揍,毕竟你来考金丹证书那负责考你的人起码也得元婴了,打成什么样儿算过都是考官说了算。


这规定有点松,修真局天天都被打无数投诉电话,但是没办法,没钱,你们修真的个个本领都不一样,难不成还给量身定做啊?你给修真局交钱?


没见高局长为了省点纸张费,通知都才印四行吗。


不过对受贿放水作弊这事儿修真局是抓得很严格的,一经发现直接没收修真界身份证,从此以后就是黑户,什么法宝灵丹都买不到。哦对了,人界户口一并注销。


李懂没打算作死,老老实实等考官来。


他正好排第一个,狐狸精在门口叫名:“李懂!”


李懂噔噔跑来。


“身份证。没带手机吧?枪支弹药也不行。我扫描下。成,进去。”




李懂一进去就吓傻了。


嗬,一只三足金乌!


他感到自己背后的弓蠢蠢欲动。


那只鸟落在房梁上,看他来了,刷刷飞下来,姿态优美气场强大,落地变成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眼睛边上还一圈金粉。


怪骚气的。李懂想。


“顾顺,”鸟人伸手,“你的考官。”


“考生李懂。”


顾顺看到他背后的弓,“哟,练射术的?哪个门派?”


“我也不知道。”


“啊?”


“师父懒得起名。”


顾顺眼神变了,“你也是后羿传人?”


李懂搔了搔头,“还没出师,不算吧。”


等等,什么叫“也”?


顾顺接着说,“李懂……哦想起来,罗星的师弟是吧。”


原来是这个“也”。


“你认识罗星?”


“对手。”顾顺轻描淡写。


李懂点头。能够理解,后羿传人和三足金乌嘛……


“既然是罗星的师弟,说明你有两下子,”顾顺说,“那就让我就看看你的本事。”


“那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领。”


李懂说完就后悔了,这么怼考官他这是存心不想考过了啊。


顾顺冷笑两声:“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懂听完心都凉了:这是真不想让他过!还让他以后再来!


顾顺站远了点,“拿你的弓。”


李懂拉弓如满月,灵力凝结成羽箭,正要射出。


“别动。”


李懂手一抖,箭离弦,bia叽射地上。


“你就这准度啊?”


李懂就很气,“不是你让我别动吗!”


“我让你不动你就不动啊?你看警察喊小偷别跑,那小偷不跑了吗?”顾顺恨铁不成钢,“咱们是在打架啊小朋友,不要被敌人的骚话影响。”


李懂心想,你也知道自己满嘴骚话啊。


“这一课算哥送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还下次!李懂灰心丧气,这人就是想让他二战,真没良心。


反正也考不过,李懂开始xjb打,毫无疑问被顾顺一顿胖揍,真没过。


顾顺揍完他还絮絮叨叨教育:“你这人,心理素质太差!见到强大的敌人就紧张!你看你打的什么样,回去再练两年!”


李懂气得不行,打算把他告到修真局去。




出考场之后,三个小伙伴在外面碰头,陆琛喜气洋洋,一见着他俩就把表情收了。


庄羽欲哭无泪:“我不配当蛟龙——”


徐宏从他背后经过,“记住我们考场的口号,强者无敌。”


庄羽更郁闷了。


陆琛又问李懂:“咋样啊懂儿?”


李懂咬牙切齿,“确认过眼神,是宿命的敌人。”


庄羽陆琛面面相觑,心说这孩子遇上啥了啊,咋还唱起歌了呢。




三人吃了饭,李懂庄羽心情都不好,索性散了伙。李懂就去医院看望罗星。刚进病房,就看见熟悉的身影站在窗前。


是那只臭鸟。


顾顺转过头,金粉kirakira闪光,“哟,李懂同学。”


李懂:“……”


罗星倒挺高兴,“懂啊,听说你考试没过?”


李懂:“……”


罗星继续说,“没事,下次再考就行,对了,这位是顾顺,师兄的朋友,我准备托他教你几招。”


李懂快气晕了,心说妈的,还真是宿命之敌,咋哪都有你?!


“师兄,你知不知道——”


顾顺一个眼风扫过来。李懂觉着意思是你敢说下次还不让你过。


李懂心说我们修真人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后羿传人怎么能怕三足金乌呢?说出去丢死人了,就继续道:“——就是他没让我考过的!”


罗星说:“啊?顺子你替的我啊?”


顾顺无奈点头。罗星问:“他表现不好?”


顾顺摊手:“一看就是放弃了治疗。”


李懂答:“我又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顾顺说:“我是考官,不然你表演给门口狐狸精看的?”


罗星震惊:“懂你口味这么重?”


李懂决定回头把罗星的牙膏换成鞋油。




他俩离开病房,顾顺说:“我说过这回要交学费了。”


李懂还没来得及反驳说谁让你教了,顾顺又道:“不过你师兄先付了,就不找你要。”


李懂:“???”


“我刚出关,人间界的房子都成危房了,”顾顺说,“罗星答应我让我住你们门派宿舍。你房间还空一张床是吧?”


李懂脸都青了。顾顺问:“你咋了?”


李懂说:“压力山大。”


顾顺严肃道:“李懂,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


李懂心想:是啊,他不会选错人,可他选错了鸟!


他怎么就不珍惜师父以前养的那只八哥呢,人还会唱情歌王,哪点不比顾顺强。


就是那鸟老大清早跑来啄他,懒觉都睡不成。




然后他发现顾顺也有这毛病。




李懂超气,兔牙都气得全露出来了,看着奶凶奶凶的。


顾顺就啄他门牙。


李懂张口把他鸟喙给咬住了。


顾顺就用翅膀拍他脸,屋子里羽毛乱飞。


李懂勤俭持家,打完架一看满地落羽,干脆都捡了起来,想做个抱枕,结果毛量不够。家禽的羽毛味道又重,李懂不想用。


顾顺看他很苦恼的样子,心一横,伸出尾巴,“李懂,用我的毛。”


李懂眼睛亮了。




顾顺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


李懂抱着三足金乌的羽毛抱枕,迷迷糊糊地想。



评论

热度(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