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聚焦

【咕咚】仙结(一)

🐴

断片儿了的Na哥哥:

   要写800集日常还是慢慢贴好了
   犬仙顾顺x警察李懂
   蛟龙派出所日常
   又是以狗子形态出现的我们顺顺🌝
    脑洞开太大了,会慢慢更
    不要担心,一定会是HE,他们只配吃甜饼
   欢迎留言评论参与讨论,喜欢看你们留言T^T
   给小天使们笔芯❤
【真是靠爱发电。】


   顾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山里横行霸道了几百年,某一天会被个年轻人用绳儿拴着脖子拖下山去。他四个脚撑着地,被拖出一条条拖痕,内心是拒绝的。
  其实顾顺是这山林中的一个散仙。欺负别的小地仙小家仙的时候,都说自己铁哥们儿是二郎神,天天吆五喝六横行霸道的。
   直到现在他被拖着走,那些他曾经欺负过的小仙们都在一旁看笑话。
   你顾顺也能有今天。
  “你!”年轻人停了下来,转过身弯腰直视着他,有些不怒自威的样子。“你妈妈都着急哭了,你他妈快跟我走!”说着又往后拖拽着绳子。
  我妈?我妈几百年前就挂了!我哪里来的妈!顾顺继续抗衡着。
  年轻人无语,从兜里掏出个玩具在他跟前晃了晃:“乖,你看,是不是你喜欢的东西?”
   是个犬用磨牙的玩具。
   顾顺无语。
   好吧,顾顺是个犬仙,平常是一条德国牧羊犬的样子,他在大兴安岭修仙得道,然后安身在这小城边的大山中。当地人还有点迷信,山里有很多祠堂可以供这些散仙们吸食香火。
    散仙们很善良,他们能看到祈求人的前世今生,没有恶障的就会显灵实现愿望。
    顾顺很少管他们人类的闲事。
   可今天他被一个管闲事的人类栓住了脖子。
   顾顺没有发威,因为他还有情劫没过。他算了很多次,想象着是谁家的小姐姐。直到今天看到这个穿着警服朝他走过来的年轻人,他愣住了。
    是他?
    年轻人拖着他往山下走,他内心是万分拒绝的。
    怎么是个男的!!!!!


   李懂想你这狗怎么软硬不吃?可怎么把你弄下山去。
   抱着吧,它是条大型犬,要累死啊。
   李懂突然想到,它主人告诉他,它最喜欢别人贴着它耳朵说话了。
   那就试试吧。
  
  顾顺看着他走过来,蹲下,乌黑的眸子盯着自己。然后突然把他搂在怀里,手温柔又有力的抚着他的毛。
   他贴着自己的耳朵说:“乖,跟我回家了。”
   顾顺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然后放弃了抵抗。


   李懂牵着狗回到了蛟龙派出所,之前那聒噪的女人还在那等着。同事们都各自干着自己的事,不想去搭理她。
    佟莉看到了李懂,又看到李懂牵着狗,心里想终于可以把这大姐盼走了。
   所长杨锐看到李懂回来,三步并两步跑上前,捶了他肩膀一下,又看了看他一旁的狗:“嗬,这毛亮的,怪不得那大姐一直说是她儿子了,真比儿子养的好。”
   那屋里的女人听到外面的响动,泪眼婆娑的起身朝外面看,正看到李懂牵着狗跟杨所长说话。
   “儿子!!!妈妈的宝贝儿啊!!!”
  这动静吓得顾顺都往后退了一步。
  只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踩着高跟鞋朝他奔了过来。顾顺想躲,不安的往李懂身后藏,李懂偏又勒着绳子把他往外拖。
    不要啊!!!!!
   “快看杰克,是你妈妈啊~”李懂说。
   你妈啊!!顾顺都想张嘴骂人了。
    女人到了跟前突然刹住了车,她看了看那呲着獠牙的狗,又哭了出来。“它不是我的Jack!!!”
    这一哭,蛟龙派出所房顶都要被掀了。
   “哎呀妈呀……”佟莉捂着耳朵,偷偷把门关上。
    这时,女人的电话响了。她在嚎啕中,根本没听到。
    杨锐拉了拉女人的衣袖,指了指她的名牌包。女人这才注意到电话,把嘴闭上了。
   世界安静。
  “喂…嗯,我在派出所。什么!”女人一惊,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李懂都看到她的粉底裂开了。
  “找到了?!回家了?!!太好了我的小心肝!可吓死我了!!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家!”挂了电话,女人激动的来回踱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拉起杨锐的手就握了握。“辛苦了,警察同志,我的狗找回来了。中午打扰了,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风一样的就走了。
   留下两人一狗在院子里凌乱。
   停留了片刻,杨锐低头看了看顾顺,又看了看李懂,说:“这狗……你从哪弄的?”
   李懂说:“山上。”
   “流浪狗?”
   “这就不知道了。”李懂伸手摸了摸顾顺的头,意思是,流浪狗能有这么黑亮的毛?这健硕的身材?
    “哦,那可能也是丢失犬只。”杨锐也想伸手摸,顾顺呲了呲牙,杨锐又把手收了回来。“那先养在所里吧。”
    “好。”


   犬仙顾顺,变成了看门狗。


   张天德扒拉着盒饭进了办公室,李懂正在沙发上打盹,他过去用脚踢了踢李懂垂在下面的腿,把他弄醒了。“懂儿,快去看看你的狗。又把饭盆给扣了。这都两天不吃饭了,能对么。”
   李懂连着两天夜班,脑袋都迷糊了,睡眼惺忪的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嗯,我去看看。”
   “今天你早点走吧,看把你累的。”张天德在他身后说。
   “好。”李懂打着哈欠走出办公室。


   顾顺一只蹄子搭在另一只蹄子上,仰着脖子看着房顶上的小鸟在讨论他。
   顾顺说:你们要敢把这事儿说出去,等我回去就把你们吞了。
   小鸟吓跑了。
  顾顺把脑袋靠在蹄子上,又听到脚步声竖起了耳朵。这气味,是李懂。他抬起头,正看到李懂走过来。顾顺站起来,尾巴不自觉的甩了甩。
   李懂看到那扣翻的饭盆,有些无奈。他走过去,摸了摸顾顺的脑袋,蹲下身跟他持平。“怎么不吃饭呢?”
   不吃剩饭,我可是仙儿啊!顾顺说。
   “哦,不爱吃啊。”李懂抓了抓他的耳朵。“那得给你去买狗粮了。”
   我也不吃狗粮!!!!顾顺说。我可是仙儿啊!!!
    副所长徐宏正好出来,看见他俩,徐宏说:“懂儿啊!这狗你牵回家吧,我看它就跟你亲。别人连靠近都不行。”
    顾顺汪的叫了声,尾巴摇了摇。
   徐宏说:“嗬,它先答应了。”
  
   下班后,李懂就牵着顾顺回家了。一路上顾顺都仰着头看着他,步伐轻快,尾巴有节奏的摆着。
    “下班啦李警官。”卖菜的大妈热情的打着招呼。
    “哟李警官,这警犬啊?”遛弯的大爷停下脚步,打量着顾顺。
    “算半个警犬吧。嗳高大爷,您帮忙听着这附近还有谁家丢狗了,您告诉我。”李懂说。
    “好,我记着。”
   “那我回了。”
    “慢走。”
   李懂老家不在这边,单位有补助,就租了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他平常喜欢自己做饭,家里油盐酱醋样样齐全。
   把警服挂好,就穿着他的跨栏背心准备做饭了。顾顺坐在地上打量着他,身材挺好,还有腹肌呢。
   顾顺舔了舔嘴,摇了摇尾巴。
   李懂用个不锈钢盆装了些水端到顾顺跟前,顺了顺他脖子下面的毛。“喝点水吧。”
   顾顺低头喝了起来。
   李懂也不知道该给它吃些什么,就先用手机搜食谱。什么牛肉胡萝卜玉米面……家里通通没有。
   “算了,做面条吃吧。”然后看着顾顺问:“面条吃吗?”
    “汪。”顾顺答应了。
   “真能听懂似的。”李懂笑了笑。
   等到李懂做好饭往外端的时候,看狗坐在他餐桌旁的椅子上,在等他。李懂愣了一下,这狗成精了吧。又觉得跟狗面对面坐着的画面还挺温馨的。
   顾顺看了看端上来的面条,不错,起码他们俩一样的。不像他们所里那些人,剩菜剩饭拌一起就给他了。
   “烫。”李懂给它吹一吹,摸了摸碗不算热了才给它。然后就生平里第一次看到一只狗在吃面条,还一根一根的吃的很优雅。“你是不是人变的啊?”李懂呆愣愣的问。
    我可以变成人。顾顺想。


    李懂9点多就躺下了,顾顺的脑袋搭在他的床边,让他摸着。李懂看着它,心里想这狗养的这么好,不会真是警犬或者军犬吧。
    “你叫什么?总不能叫你狗子吧。”
    我叫顾顺。顾顺眨着眼。
    顾顺俩字是用个很神奇的方式印入到李懂的脑海中。“顾顺?”李懂念出这个名字。“是我认识的人吗?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名字……”
   是本仙啊!本仙!顾顺又把脑袋往前探了探。
   “我好像不认识这个人啊。”李懂皱着眉头。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名字。
   唉算了,等着托梦给你好了。顾顺收回脑袋,趴在了李懂的床边。


   在无神论思想灌输下长大的李懂,这天晚上突然做了个奇怪的梦。为什么说是梦,因为他清楚看到自己还躺在床上睡觉。他走出屋子,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个人,一个男人。
   “你是谁!”条件反射下,李懂摸向自己腰后想抽出伸缩警棍,可啥也没有。
    “我是顾顺。”那男人说话了,“可以说我们俩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你丫有病吧。”
   “你别不信。这都是注定的,你我都要渡这个劫,线都牵好了。”男人晃了晃手上拴着的红线。“只要我过了你这一关,我的地位也会再上一层。”
    “当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的巅峰?”李懂说。
     “你说的啥?”
   “我也想知道你说的啥……”李懂嚷到。然后又寻思到了什么,问:“我这是在哪?”这里是他的家,可是感觉又不是,一切都是模糊的,不真实。
    “你的梦里。”顾顺说。
   “怎么可能,这明明是我家!”
   “你刚才不是看见你在睡觉了吗?”顾顺说。
   李懂突然惊悚起来。这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懂儿,你别怕。我说的是真的,我就是你领回来的那只狗。”顾顺站起来朝他走过去。
   李懂能清楚看到他的模样,是个英俊帅气的人,身高有185多,干净利落的短发,黑色的上衣卡其色的裤子,唯一不同的是,李懂看到他身后垂着的尾巴。
   “你你你……你别过来………”李懂往后退,他脑袋有点懵圈,需要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我不会伤害你,真的。”顾顺想要过去抱一下他。
   李懂尖叫着跑回屋里。
  然后他惊醒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李懂打量着自己的屋子,又赶紧回过头,发现床上什么也没有,这才呼出一口气。是梦。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掀开被子下床,想要去厨房喝口水。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男人也正在餐台边给自己倒水喝。
    男人转过头,正对上了李懂梦里见到的那个人的脸。
   李懂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天光大亮,太阳透过窗帘照到李懂脸上,床头柜上的闹铃响的不停,他紧了紧眉头,伸手把闹铃关闭,这才睁开眼。
   狗子在他床边摇着尾巴,咧着嘴伸着舌头。
   李懂揉了揉眼,指着它说:“顾顺?”
   狗子汪的叫了一声。
  “呵呵呵呵呵…………”李懂突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好像做了个梦,梦是乱七八糟的碎片,他拼凑不到一起,唯一记得一个名字。
   早餐还是面条,李懂又在那看着狗一根一根吃面条,忍不住用手机拍下来了。他换上警服,干净利索的牵着狗子去上班了。
   罗星骑着他的小电驴正好赶在李懂身边,“这就是你弄回来的那狗?”他前几天暂调到分局参与案件调查,还是第一次见。“这狗养的真不错。”说完,吹了声口哨想唤唤它。
    狗不理。
    “叫什么?”罗星问。
   “顾顺。”李懂说。
   罗星愣了一下,不确定的问:“这…这个叫顾顺的惹过你?你跟哥说,哥帮你报仇!”
   李懂想了想,然后也摸不着头脑的说:“我好像也不认识这个人,可是你看啊。顾顺。”李懂低头叫狗子。
   狗子汪的答应,抬头看着他甩着尾巴。
   罗星想,这个叫顾顺的一定狠狠的伤害过李懂,不然为什么别人不叫,偏要起这么个名字。
  
    到了所里,李懂问昨天值班的庄羽:“昨天晚上还好吗?”
   “还行,就晚上十一点去处理了个家庭纠纷。”说完,打了个哈欠。
   “别是打架斗殴的就行,我那天晚上接了两起,没差点折腾死我。”李懂把储物柜里的防爆背心穿上,他上午的工作是巡逻。
    “罗星是不是回来了?”庄羽问。
   罗星突然从门口跳进来,趴在柜台上嬉皮笑脸的说:“是不是想哥了。”
   “没没没,我是心疼我们懂儿,终于不用自己值夜班了。”
    “切。”罗星挥了挥手,也到自己的储物柜前把防爆背心穿上。
    俩人收拾好,把警用八大件系在腰间,互相看了一眼。罗星说:“我懂儿真帅。”
   李懂笑了笑。
   罗星算是李懂的师傅,从他进蛟龙派出所就是他带的。所以他俩一直一个班,罗星特别照顾他。
   他被暂调分局查案,案情结束他应该有一天休息的,可想到李懂要一个人上两个人的班就特别心疼,然后放弃休息回来上班了。
   他俩刚要准备出门,狗子就在那狂吠。李懂上前,摸摸它的头说:“乖,我一会儿就回来。”
   被狗子咬住了裤腿,不让走。
   这一幕正巧被进来的杨锐看到了,说:“带它去吧,搁家里也没人弄的了它。”


  犬仙顾顺,荣升为警用巡逻犬。


  顾顺坐在后排上,看着前面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李懂开车罗星在副驾。说到好玩的地方,罗星会伸出手捏一捏李懂的后脖颈,看着很亲密。
    顾顺偷偷的把脑袋搁在了副驾的椅背上,罗星一转头,正对上个狗脑袋,吓得他一激灵。“哎呀妈呀,这狗要吓死我啊。”
    顾顺斜眼看着他,吓得就是你。
   “怎么了顾顺。”李懂问,从后视镜里看着他。顾顺凑过去,在罗星刚才碰他的地方舔了一口,然后又舔了他的脸。李懂吓了一跳,笑着说:“听话,我在开车呢!”
    罗星看这一幕感觉特别好,也想伸手去摸摸,结果狗子朝他投来一个凶狠的眼神,呲了呲牙。罗星又把手缩了回来。
    上午,他们负责的位置是他们片区管辖的一个大型商超。这里人流量大,经常发生扒窃事件。市局组建的便衣反扒队也常在这附近巡逻。
   李懂跟罗星都属于个子不矮的,长相英俊的。警服加身,更是衬托出挺拔的英姿,特别是又牵了一条毛色锃亮的德国牧羊犬。路上有很多女生都会回头看他们,甚至还有拿手机拍照的。
    罗星就受不了这样,别人一用手机对着他,他就会对着镜头笑,镜头感太强。
   李懂牵着狗,斜着眼说:“差不多得了。”
   巡逻了一圈,顾顺看这里的人真是乌七八糟的。人类看来这里都是普通的人,顾顺眼里可以用鸡飞狗跳形容。
    他看到了小女孩,站在一个正在抽烟的男人身边,满眼的怨恨。小女孩一直说,是你,是你,是你。
    显然,抽烟的男人是看不到她的。
    李懂发现顾顺不走了,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他弯下腰,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
    抽烟的男人注意到了警察在看他。
    “汪!”
   李懂扯了扯一边的罗星,说:“这边。”
   男人看到警察朝他走过来,镇定的把烟弄灭,摸出手机好像要打电话的样子。李懂走过去,朝他敬了个礼,说:“你好,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
   男人翻了衣兜裤兜,摊摊手说:“今天出门没带,怎么了警察同志。”
    李懂愣了一下,心想是啊,为什么要来盘查这个人。
   小女孩脖子上有青紫的痕迹,裙子下摆满是血迹。是死时的怨恨导致灵体一直跟着这个男人。小女孩还是一直在说,是你,是你。
   顾顺说,本仙帮你申冤。
   罗星也在一旁奇怪,拉了拉李懂,问:“怎么了?”
   李懂感觉有人跟他说,这个人是杀人犯,审问他。李懂左右看了看,以为自己幻听,可是那个声音是如此清楚。他伸手搭在那个男人的肩膀,说:“跟我回所里一趟。”
   男人一听,甩开李懂的手,转身就跑。李懂跟罗星都愣了一下,顾顺往前拖了一下,牵引绳瞬间就松了。
   男人仿佛被一个千斤重物扑倒在地上,摔地上那一刻,感觉骨头都要碎了。李懂跟罗星赶过来,抽出手铐给他扣上。“跑什么!”罗星把人揪起来,压着往警车那走。
   “好样的!”李懂使劲揉了揉顾顺,心想这么训练有素,工作犬没跑了,可得回去给它找到主人。


    人抓回去副所长审的,李懂罗星又去巡逻了。等到中午回来,佟莉拿着手机过来给李懂看。“红了红了,你们都刷爆朋友圈了。这狗也太帅了!”
    全是狗把人扑倒的短视频。李懂看着是挺帅的。
    这个时候,徐宏着急忙慌的在走廊里喊:“快!快给分局刑警队打电话!”
    庄羽负责记录的,拿着笔记本冲进办公室,急忙给分局打电话。李懂在一旁问:“真是个杀人犯?”
   庄羽点点头,电话就接通了:“喂你好,市分局刑警队吗?这里是蛟龙派出所,对,我们上午巡逻抓到个嫌疑人,经审问对方交代了他奸l杀一个小女孩的案件。对的,昨天下午在xx小区……什么?你们队刚接到报案去的现场?……对对对,人在我们所呢。好好好。”
   李懂看着院子里的狗,心想这就厉害了。
   小女孩正在跟顾顺道谢,顾顺说,你这一世遭此横祸,下一世那人将十倍奉还你,安心上路吧。
    小女孩说:大哥哥,你在这是为了什么。
    顾顺说:等一个会跟我相爱的人。
    李懂推开门,往院子里走过来。顾顺扭过头去看他。
   小女孩说:是他吗?
   顾顺点点头。
   小女孩笑了笑:他也是个好哥哥,能帮我谢谢他么。
   顾顺又点了点头。
   小女孩安心的退了几步,扭过头就变成一片光辉,消失不见了。


   晚上下班,李懂去饺子馆买了两盘牛肉馅饺子。跟狗子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一个我一个的吃。
   李懂不看的,手递过去顾顺就凑过来吃。几次过后,李懂一个晃神,总觉得余光间是个男人凑过来吃了他手上的饺子。
   李懂不确定的扭过头,也正看到狗子在看着自己。李懂皱了皱眉说:“总感觉你是人变的。”
   顾顺说:我能变成人!是你不接受!
   半夜,李懂在半梦半醒间感觉有人搂着自己。感觉太真实,让他不自觉的睁开眼。
   李懂想揍人。
  如果昨天是惊悚,那么今天就升级为气愤了。毕竟李懂是警察,见多不怪。一身的浩然正气,上来就是个大嘴巴子。
   把顾顺一巴掌扇了起来。
  “你打我!”顾顺捂着脸,一脸震惊。
  “你到底是谁!”
  “我是顾顺!”
  “你是顾顺?”
  “你不是总觉得我是人变得嘛!”顾顺揉揉脸。“我是狗的样子你就那么好,怎么变成人不是吓晕就是动手打我。”
  李懂静止了一下,他四下看看,房间里的物件清晰无比。又回过身看看床,什么也没有。又捏了捏自己,挺疼的,不是在做梦。
   他就又伸手去揪顾顺的耳朵。
  “嗳,嗳你干嘛,你这是虐待你知道吗!”顾顺疼的直叫唤。
   卧槽……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李懂的思维理解不了的了。
   他的狗变成人了。


  大半夜,张天德跟陆琛正在值班室里打盹,就听到有人哐哐敲门,睁开眼就看到李懂一脸惊悚的站在门外,身后还拖着一个男人。
   陆琛打开门,问:“咋了懂儿。抓到小偷了吗?”
   李懂拉着顾顺进门,跟陆琛说:“你能看见他吗?”
   陆琛一脸懵逼。
  “他就是我牵来的那条狗啊!他!他现在变成人了!”
   顾顺把李懂拉进怀里,一脸抱歉的说:“打扰了,我弟他梦游了,别听他胡说。”说着,就把他往外拖。
   陆琛认识李懂很多年了,也没见过他这个哥,上去就一把拉住顾顺:“你谁呀?”
   顾顺看着他,眼眸变成了咖棕色,一字一字的说:“我是李懂的哥们儿。”
   陆琛撒开了手,点点头:“那你把懂儿看好了,听说梦游被叫醒容易猝死。”
   “琛哥!琛哥!喂!”李懂要抓狂了。
   顾顺揽着他,贴在他耳边说:“他们不会信你的。”
    “你!!你是妖怪吗?!”李懂挣扎着。
   “我是个散仙。”顾顺说。“比妖怪高级多了。走吧,你都忘了是你说要带我回家的。”顾顺拉着李懂往外走。
    值班室又恢复安静。张天德这才一个趔趄把自己从沙发上惊醒了,看见陆琛正在关值班室的门,问:“怎么了?有人报案?”
   陆琛说:“没,刚才懂儿梦游了。”
   “啊?”张天德一脸懵逼,这孩子梦游也来单位?真是个好孩子………


   回家,李懂让顾顺坐在餐桌前,自己找来了个台灯,直接把光源怼着他的脸。“你这是干嘛……”顾顺睁不开眼,想伸手关灯。
   “坐好!”李懂厉声道。
   顾顺把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姓名!”
“顾顺。”
  “性别。”
  “嗯……应该是说公的,还是男的?”
  “年龄!”
  “得有个七八百岁了吧,我都不记得了。那会儿出门还都是穿长袍子留长头发的。”
   “祖籍!”
   “我东北那旮瘩的。”
   “为什么流窜到此!”
   “修行啊。”
   “有什么目的!”
   “成仙啊。”
   “你知不知道,新中国成立后是禁止成精的!”
     “那几年动荡我们都躲起来了。还有,我不是妖,不是怪,不是精,是仙。”
    “我管你是什么!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谈恋爱。”
   李懂一脸黑线……
  “为什么要谈恋爱……”
  “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这个动物成仙是违背天地法则的。要经历一番磨难才可以。”
   李懂好像知道,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次雷暴天气。同事们都会开玩笑的说,又有道友渡劫呢。
    “去年,山里有个千年的蛇要成仙,结果最后一劫没过去,让雷劈死了。唉………”顾顺叹了口气。
    李懂知道那事,听说差点引起火灾,结果下雨又给浇灭了。
    “而你,是我的情劫。过了你这一关,我就能再升一个等级,说白了是修行中的一个坎。”
    “这个坎怎么过?”
   “你看白娘子怎么过的?”
   “给我生个孩子再把你压到什么塔下边?”
   顾顺想吐口血给他看。
   “我倒想找个姑娘呢……”顾顺说。
  李懂也敲了敲桌子:“就是,好歹也得是个女的。”
    “可是没办法,这是注定的。”顾顺把手上的红线给他看。“所以注定我会爱上你。”
    那根线很细,系在左手的小指的根部,另一头垂下来,以一个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弧度,消失在空气里。
    李懂看了看自己的手,啥也没有。
   顾顺说:“把手给我。要左手。”
   李懂半信半疑的把手伸过去。
    两只手并排放在一起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李懂看到自己的左手小指上也出现了一根红线,线的另一端就在顾顺的手指上。
    “障眼法!”李懂说。
   顾顺一脸黑线。


    李懂不知道怎么睡着的,醒来后是躺在顾顺怀里。腿搭在他腿上,很舒服的一个姿势。手机闹铃一直在响,提醒着他上班的时间。
   可李懂还在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直到对方睁开眼问:“我是不是特别帅?”李懂又一个嘴巴子招呼上去了。
   顾顺捂着脸坐在床上,看李懂换衣服。他仰着脖子系衬衣扣子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神特别狠。顾顺很喜欢,不自觉的就笑起来,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那模样看的李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抓起他换下来的T恤就丢他头上了。
   嗯……我懂儿的味道。
   “你今天就这样吗?”
   “啥样?”
   “是保持现在这个模样,还是之前的模样?”
   “当然陪你上班咯。”
   李懂无语,转身出了房间门,等他穿上鞋就看到狗子自己叼着牵引绳跑了出来。
   它咧着嘴吐着舌头,露出两颗小虎牙,一脸可爱。【陪你上班啊。】顾顺说。
    李懂听到狗在跟他说话了!


    巡逻的车上,李懂开着车,罗星在一边刷微博,遇到好笑的会跟李懂分享。
   顾顺在后排,一直在跟李懂说话。
  【 懂啊,你早晨没吃饭不饿吗?我也没吃饭我饿了。】【懂啊,我还想吃昨天那家的饺子,回家的时候你买不买?】【懂啊,你怎么不理我。】【嗳你看外边那个人,是个小偷。】
   而同时的,罗星也正在给李懂念一个段子。
   李懂觉得要炸了,大吼了一声:“都给我闭嘴!”
   吓得罗星手机掉了。
   “懂儿,你咋了?”罗星小心翼翼的问。
   “不,那啥。我不是说你的。”李懂抱歉的朝罗星笑笑。
    罗星想,这车上就我一个人啊……


   李懂现在明白了,昨天告诉他杀人犯的就是顾顺。毕竟他是仙,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他来跟自己巡逻,这算是在做善事么?跟白娘子开医馆一样?
   “有什么异常么?”李懂问顾顺。
  “没异常啊,你看还有妹子在拍照呢。”罗星微笑着看向人家。
   顾顺说,【我饿了……】
   “罗星,我去买个包子。饿了。”
  “好,那咱们车里碰头吧。”
  罗星看到李懂提着俩兜包子,心想这个徒弟真是没白疼。
   李懂打开后排车门,狗先跳进去,自己也跟着坐在后排上。李懂打开一兜,包子的香味瞬间弥漫在车厢内。
   顾顺说,【不用等凉,我能吃。】
   罗星刚想跟李懂客气客气,说自己不饿,就看到李懂把包子递给了狗,狗叼在嘴里一仰脖嚼了两下吞了。
   “你都不嚼啊。”李懂说,又拿出来一个递给它。
  【 真好吃。】顾顺舔着嘴,又叼了过来。
   罗星内心很复杂………


   庄羽把一叠资料拍在罗星桌子上,说:“你都叹半个小时的气了,干嘛呢。”
   “唉……”罗星摇摇头,直起了身,把桌子上的资料拿起来。“我的懂儿不要我了。”
   “哟,出现第三者啦!我知道,是不是狗子抢了你的地位?”庄羽笑着问。
    “啥情况?”张天德凑过来。“被懂儿抛弃了?”
    “唉……”罗星又叹了一口气。“已经觉得自己挺惨的了,你们就别一人一句扎我心了好不好。”
    这时佟莉从外面走进来,一边走一边说:“我觉得罗星位置不保啊,你看那狗跟懂儿亲成什么样。”
    “扎心了老铁!!!!”
   院子里的李懂跟顾顺同时抬起了头。


    下午有110警情,李懂跟罗星迅速跑向院子里停着的巡逻车。顾顺汪汪的叫了几声,李懂刹住了脚,又折回去把顾顺的链子解开。
   其他几个人就看着李懂在前面打开车门,狗迅速跳上后座,接着李懂也跑到驾驶室上车,巡逻车绝尘而去。
    “真帅。”佟莉说。
   “罗星有危机感是对的。”庄羽说。
    “真跟咱们养的警犬似的。”张天德说。
   “是李懂的狗。”杨锐突然在后边窜了出来。


   是一起打架斗殴的警情。俩桌人在饭店喝了点酒,言语不合就开始砸酒瓶子推推搡搡。等到李懂罗星到达现场,还围着一群人看热闹。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后排群众看到他俩,都自动让开了路。
    “嗬,现在出警都带警犬的?”
   “怎么回事?”罗星穿过人群走过去,朝当事人亮了一下警官证。
    “警察同志,我们在那好好的喝酒,这帮人在旁边吆五喝六的。我可能也是喝了点酒,我就去问怎么了,对方推了我一下,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你看把我兄弟打的!”那人指着地上躺着的人,一头的血。
    “都这样了没打120?”罗星赶紧蹲下查看地上人的伤势。
    李懂看着对面的几个人,都是些剃着圆寸手臂上有纹身的壮汉,问:“你们谁先动的手?”
    对方说:“这人自己摔玻璃渣上了,他们就反过来勒索我们。我们在那吃的好好的,他们在那边嚷嚷嚷,我就说了声闭嘴,这哥们儿就自己把酒瓶一砸朝我们过来。”
   “谁说的,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
   “还不服是吧,警察在这你叽歪个屁!”
   顾顺抬头看着两帮人,注意到壮汉那组有个人一直躲在后边,拉着前面的人。“得了得了,龙哥!好好跟警察说,警察会处理的。”
   这时120来了,急救人员从后边过来,看到地上满头是血的人就开始检查他的伤口。
   “你们,派两个代表跟我们走。”罗星指着两帮人说。
   顾顺说:【懂儿,注意那边那个穿蓝T恤带眼镜的。他前世恶贯满盈,这世也一脸凶煞,不是好人。】
    李懂抬眼注意到了那个人,那人看到李懂在看他,眼神回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神态。警察都有观察这种小细节的敏锐,当他不自觉的撇开眼回避时,李懂就确认顾顺没错了。
   “嗳,你,也跟我们走。”李懂指了指他。
   那人突然把前面的人猛地推向李懂,撒腿就往后跑。
   “追!”李懂撒开绳子,顾顺箭一样的冲了出去。


   后来李懂想,狗不都是色盲么?顾顺怎么能看的见颜色?后来又一想,对,他是仙。


    临下班的时候,徐宏又着急忙慌的从审讯室里出来,在走廊里就喊:“快!快给分局刑警队打电话!”
   负责记录的庄羽跑进来,看见李懂就说:“你小子眼力见儿行啊!又抓了一个。今年市局评优秀集体,咱们肯定拿定了。”
   听庄羽打电话才知道,这人是隔壁省一起灭门案的在逃人员。
   李懂提着一兜肉包子蹲在顾顺身边,一个一个喂给他吃。“你这么做算行善么?”
  【 行啥善?】
  “白娘子不就开医馆救人行善嘛。”
  【 哦,那应该算。】
  “你之前是现在这个样子么?”
   【什么样子?】顾顺问。
  “狗的样子。”
  【 我之前更大一些,这是后来觉得这品种挺好看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现在觉得,那都是注定的,改了形态就是为了遇见你。】
    李懂觉得有点糟糕,自己好像被狗撩了。
   这人,不对,这狗,从见到他开始就是爱啊天生一对啊注定啊什么的,情话一套一套的。晚上还变成人跟他又搂又抱。李懂越想耳朵越红,他长这么大,真没有人跟他这么直白的表达过感情。
   顾顺看出来李懂那混乱的情绪,探过头用湿湿的鼻子拱了他一下,说,【怎么了懂儿。】
   李懂把包子往地上一丢,撒腿就跑。

评论

热度(300)